您当前的位置:首页Skip Navigation Links > 成功案例 > 正文
刘绍阳等诉北海竹林盐场海水养殖污染损害赔偿纠纷案
2011年03月02日

 北海海事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2)海事初字第003号

  原告(反诉被告)刘绍阳,54岁,汉族,北海竹林盐场职工,住xxx。
  原告(反诉被告)劳平芬,42岁,汉族,北海竹林盐场职工,住xxx。
  委托代理人唐程,协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反诉原告)北海竹林盐场,住xxx。
  法定代表人杜毅,场长。
  委托代理人陈承帼、谢宗宝,启迪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反诉被告)刘绍阳、劳平芬诉被告(反诉原告)北海竹林盐场海水养殖污染损害赔偿纠纷一案,本院于2001年12月26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2年7月25日、12月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刘绍阳、劳平芬及委托代理人唐程,被告法定代表人杜毅及委托代理人陈承帼、谢宗宝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01年2月初,其与被告签订班组全额承包经营合同,约定:原告承包被告六工区6班的生产场地和设施,承包期限为3年。原告可利用该班的沙幅田、保卤池从事海水养殖。9月初,原告购买32万尾南美白对虾苗和21万尾花虾苗投放于沙幅田养殖。11月16日,被告以加强管理、消除虫害为由,在原告的虾塘内投放有毒农药,导致原告养殖的虾全部死亡。故请求法院判令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627,200元,并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被告答辩及反诉称,其与原告签订的班组全额承包经营合同属企业内部承包合同,是企业内部生产经营责任制的一种形式。原告身为企业职工,理应遵守被告制订的各项规章制度;被告废除沙幅田养虾政策、例行沙幅田杀虫消毒经职代会联席会议形成决议,由各工区开会传达,并进行公告、广播,还给予充足的时间让职工收虾,但原告拒不执行决定,故其所养的虾死亡与被告的行为无因果关系;原告诉称损失60多万元没有任何事实依据。在承包期间,原告未经批准擅自将沙幅田堤基筑高,破坏了盐田生产设施,且在被告多次要求其整改恢复盐田原貌时,原告拒不执行决定。故请求法院判令原告对违规筑高、破坏盐田设施排除妨碍、恢复原状,并承担本诉及反诉诉讼费用。
  原告对被告的反诉答辩称,被告未能举证证明原告破坏盐田,原告从未接到任何处罚通知,亦未受到处罚,故请求法院驳回被告的反诉请求。
  经审理查明,2001年2月1日,原被告签订一份班组全额承包经营合同,约定:原告以金额风险抵押承包方式承包被告六工区6班的生产场地和设施,承包期限为3年(自2001年1月1日至2003年12月31日止),抵押金为60,000元,于合同签订之日及同年6月30日前由原告分两次向被告交付;除了被告规划的精养塘外,原告还可以利用沙幅田、保卤池搞海水养殖,但不能破坏盐田设施,不经书面批准,不得有推挖、筑基和其他改造、破坏盐田结构行为;一经发现,被告除对原告罚款5,000元外,还要限期恢复原貌,否则终止承包合同;被告有权对原告的生产经营活动进行检查、监督;原告在承包期间违反国家和盐场有关规定时,被告有权要求原告改正,若拒不整改,被告有权解除承包合同。同后,原告依约向被告交付抵押金60,000元,被告将有关生产场地和设施交由原告。在承包经营过程中,原告未经批准擅自将12.5亩沙幅田筑高堤基进行海水养殖。
  2001年5月28日,针对盐场部分班组、职工未经批准擅自在盐田上筑基建塘搞海水养殖情况,被告作出了北竹盐发[2001]第23号关于给予“违章筑基”班组、职工经济处罚的决定,对全额承包班组违反合同规定,擅自筑基建塘高于30厘米的,每亩塘一次性罚款250元;全场各生产工区只准利用第一、二格沙幅田浸(养)虾,其余沙幅田均不准筑基浸(养)虾。再次明确规定利用沙幅田养虾的班组、职丘必须办理养虾报批手续(已违规养虾被处罚的班组、职工要补办报批手续)。该决定于6月8日起执行。9月2日,原告购买40万尾虾苗投放到40亩(按每亩实际投放1万尾虾苗计算,其中南美白对虾苗32万尾,每万尾290元,合计9,280元;花虾苗8万尾,每万尾150元,合计1,200元。以上二项合计10,480元)沙幅田养殖。9月14日,被告作出北竹盐发[2001]第52号关于对“强筑强占”、“乱挖乱建”开展专项整治的实施方案,整治时间自9月15日至10月10日止。10月13日,经盐场管委会提议,并经场职代会联席会议讨论通过,被告作出北竹盐发[2001]第57号关于废除利用沙幅田浸虾政策的决定,规定在盐场沙幅田内浸(养)虾的班组、职工必须在11月10日以前自行清理在沙幅田放养的虾苗,之后,被告将采取杀虫消毒方式,对全场沙幅田进行一次彻底的清理。各工区随后开会传达,并在全场范围内将废除沙幅田养虾决定进行了广播、公告。在庭审中,原告亦承认知道废除沙幅田养虾政策一事。11月16日,被告指派工作人员在对全场沙幅田撒药杀虫,但原告未行收虾,以致其在沙幅田所养的虾死亡。为此,双方酿成纠纷,原告遂诉至本院。
  另查明,被告在对全场沙幅田杀虫消毒时,97%浸(养)下的班组、职工进行收虾,只有3%的班组、职工因虾小而未收虾。
  以上事实,经原被告举证、质证和合议庭认证,有原告提供的交纳风险抵押金收据、购买虾苗收据、照片,被告提供的北竹盐发[2001]第23号关于给予“违章筑基”班组、职工经济处罚的决定、[2001]第52号关于对“强筑强占”、“乱挖乱建”开展专项整治的实施方案、[2001]第57号关于废除利用沙幅田浸虾政策的决定、盐场管委会、职代会联席会议记录、盐场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对全场沙幅田浸(养)虾基本情况说明、北海竹林盐场六工区证明、照片,原被告共同提供的班组全额承包经营合同等证据证明以及本院调查笔录、庭审笔录收集记录在案。
  本院认为,本案系海水养殖污染损害赔偿纠纷。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海事法院收案范围的若干规定第一条第5款的规定,此案属本院管辖。原告以侵权案由起诉,要求被告赔偿因侵权所造成的相关经济损失。根据庭审查明的事实,原告的损害确实存在,其能否获得赔偿,取决于对该损害的发生被告在主观上是否有过错以及其行为是否具有违法性、是否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首先,原被告所签订的班组金额承包经营合同系不平等主体之间订立的企业内部承包合同,属企业内部生产经营责任的一种形式,故不属于合同法所调整的范围。依据我国企业法及其相关法律的有关规定,被告作为全民所有制企业,享有经营决策权,其根据国家宏观计划指导和市场需要,可以自主决定本行业或跨行业生产经营范围。原告作为企业的内部职工,理应遵守被告制订的各项规章制度并接受和服从被告的管理。其次,尽管在班组全额承包经营合同中规定,原告可以利用沙幅田、保卤池搞海水养殖(平均水深不得超过25厘米),但同时还规定不经批准,不得有推挖、筑基改造及破坏盐田结构的行为。被告在发现原告及部分班组、职工未经批准,擅自改造盐田结构后,即作出了经济处罚决定,限期整改,并随之开展了专项整治活动。被告的这些行为都是在自主经营权限范围内做出的,并不违反法律的强制规定。最后,被告经职代会联席会议通过,废除了沙幅田浸(养)虾政策,同时还决定对全场的沙幅田例行杀虫消毒,由各工区开会传达,在全场范围内进行公告、广播,并给予各工区班组、职工充足时间收虾。到此为止,被告的所作所为,均不违反法律规定,相反,其经营管理行为应受到法律的保护和支持。而原告作为被告的职工拒不服从被告管理的行为,特别是其擅自改变盐田结构以及拒不按照被告的决定将沙幅田中的虾收走的行为,是极其错误的,不能获得法律的保护和支持。因此,对原告在沙幅田里养虾过程中所支出的人工费、饲料费及期得利润等相关损失,依法应由其自行承担。然而,原告购买虾苗的行为并不违反法律规定,即原告对其购买的虾苗享有受法律保护的财产权。被告在杀虫消毒时明知沙幅田里有鲜活的虾苗,却未采取其他积极、有效的措施(如申请法院财产保全,在公证机关公证下请人收虾公开出售、保存价款等)以尽可能避免、减少原告损失,被告在主观上对他人财产的灭失持漠视、放任的态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国家的、集体的财产,侵害他人财产、人身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的规定,被告的行为侵害了原告的财产权,且主观上有一定的过错,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根据本案实际情况,被告赔偿原告虾苗款10,480元为合理、公允。
  被告基于企业内部承包合同而向本院提起违约的反诉,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研)发[1985]28号通知关于“企业内部承包合同纠纷,大部分应由企业或其上级主管机关调处,极少数违反法律,必须由人民法院受理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的规定,该承包合同具有较为明显的企业内部职责分工和管理内容,合同主体地位的平等性及其相互间平等协商、等价有偿权利义务关系与我国现行适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规定和调整的合同关系不尽相同。因而对其有关纠纷应由企业或其上级主管机关调处较为妥当,法院不宜迳行审判该类企业内部管理合同当事各方的是非曲直,故本院对于被告的反诉依法予以驳回。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北海竹林盐场赔偿原告刘绍阳、劳平芬虾苗款10,480元,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清偿;
  二、驳回原告刘绍阳、劳平芬对被告北海竹林盐场的其他诉讼请求;
  三、驳回被告北海竹林盐场对原告刘绍阳、劳平芬的反诉。
  本诉案件受理费11,282元,由原告刘绍阳、劳平芬负担11,093.49元;被告负担188.51元,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迳付原告,本院对原告本诉案件受理费预交款不另清退。反诉费50元,由被告北海竹林盐场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并于上诉期限届满之日起7日内预交上诉费11,332元(本诉部11,282元、反诉部分50)元。收款单位:广西区高级人民法院诉讼费专户,帐号:009101040002625,开户行:农业银行南宁市古城路支行)。逾期不交也不提出缓交申请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张乾成
  审 判 员 谢 桦
  代理审判员 黄菊秀
  二00二年十二月九日
  书 记 员 肖梓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