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Skip Navigation Links > 成功案例 > 正文
北京外运诉捷扬航次租船合同纠纷案
2011年09月23日

 

天津海事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9)津海法商初宇第624号
 
       原告:中国外运北京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亮马挢路44号海昌大厦。
       法定代表人:张德会,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王英波,北京市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张世红,北京市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北海市捷扬船务代理有限公司。住所地,广西省北海市北海大道1 6号海富大厦12楼D房。
       法定代表人:许阳,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唐程,广西唐程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李昆林,广西唐程律师事务所律师助理。
       原告中国外运北京公司诉被告北海市捷扬船务代理有限公司航次租船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09年9月4日立案受理后,因须以(2009)津海法商初字第623号案件审理结果为依据,本案曾于2010年1月29日裁定中止诉讼,该案审结后,本案恢复诉讼。被告北海市捷扬船务代理有限公司曾向本院提出管辖权异议,本院经审查认为其理由不能成立,于2009年1 0月l 2日裁定驳回其管辖权异议,被告未提出上诉。原告曾同时起诉圣法斯特海运公司(Sunfast Marine Co.,Ltd)作为共同被告,后因无人接受送达,原告申请撤回对该被告的诉讼请求,本院于2009年1 O月1 5日戴定准许。本案依法适用普通程序由审判员石福新,代理审判员杨玲、张丽娜组成台议庭进行审理,并于2010年5月1 4日,8月9日公开开庭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王英波、张世红,被告委托代理人唐程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07年7月6日,原告与被告签订了航次租船合同,从越南宁坞港将石油钻攮设备货物运至天津新港,而被告法定代表人许阳却以圣法斯特海运公司的代理身份签章。由于圣法斯特海运公司不存在,应由被告承担合同责任。在合同履行过程中,被告提供的船舶“思通”(EN TONG)轮不能承运全部货物,导致了原告不得不安排二次运输。并且,装货过程中还有货物损坏和丢失情况的发生,根据租船合同约定的班轮条款,被告也应当予以承担责任,诉讼中原告变更了诉讼请求,请求法院判令被告赔偿原告二次运输费用347,750元,中石化设备租赁费150,000元,货物损失5,000元,总计547,750元,并支付相应利息,案件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原告提供的证据有:航次租船合同(FIXTURE NOTE),被告出具的运费发票、往来传真、货物二次运输的航次租船合同和陆上运输协议,原告与案外人中国石化集团西南石油局(原中国石化集团石油工程西南有限公司)签订的和解协议(用以替换原告证据6、7、8)和权益转让书、案外人中石化等单位名称变更文件、原告8月1 4日邮寄至法院的快递单原告发出的索赔通知和律师函。
       被告辨称,其仅系代理合法存在的境外法人圣法斯特海运公司签订了租船合同,不应当承担合同责任。二次运输的运费损失是由原告自身擅自删减装传单过错导致的,与出租方无关。原告货损及租赁替代设备的租金损失请求不当,托运人为了得到清洁提单也出具了保函,表示不追究承运人责任,原告提出的赔偿请求没有事实依据。从货物装船签发提单计算,原告起诉超过了两年的诉讼时效。被告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提供的证据有:航次租船合同、补充协议、圣法斯特海运公司的境外注册文件、与前一手签订的航次租船台同、提单,大副派驻、往来函件、清洁提单保函、被告经营证书、圣法斯特海运公司请求付款的函以及付款证实书、运费发票、两个版本的装船清单、经过公证认证的圣法斯特海运司证明文件、经迂公证的原告发给许阳有关装船清单电子邮件,以及原告申请法院调取本院(2009)津海法商初字第623号案件包括照片、原告员工收到正本提单的收条等部分证据材料:
       原、被告所提供的上述证据,均已经各方当事人依法当庭质证,具有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本院子以认定;
       根据本案证据,结合庭审调查,本院认定如下事实:2007年7月6日,原告与被告法定代表人许阳签订了航次租船合同,从越南宁坞港将石油钻探设备货物运至天津新港。该份合同顶部有被告公司名称和公司联络信息作抬头,邮箱为xuyang@hksunfast.com,而许阳代表圣法斯特海运公司签字(for and on behalf of SUNFAST MARINE CO.LTD.)。台同载明船舶谷物舱容3,906.90立方米,争吨1,l 55吨;货物为设备,约3,687立方米士5%由租船人选择,约l,1 50吨;货物允许在甲板装载;船东负责装卸。
       在越南宁坞港装船过程中,由于舱客和货物积载条件限制,只能装载大部分货物,提单记载为1 52件,1,025.352公斤/3,036+687立方米,分别装载在舱内和甲板。根据大副收据记载,部分货物在装货过程中损坏,实际毛重13 1 8,364公斤,而不是1,025,352公斤。在中国石化集团滇黔桂石油勘探局出具保函的情况下,承运人签发了清洁提单。己装载货物顺利完成了到天津新港的运输。
  甩下1250吨/650立法米货物原告租用中外运广西北海公司“PHUONG DONG 45”轮进行二次运输,货物运至海防港,产生海运费182,500元。原告又与广西北海外运有限公司签订运输协议,将货物运至山东德州,产生陆运费160,000元。
       此批货物系原告为中国石化集团西南石油局(原中国石化集团石油工程西南有限公司)运输的石油钻井设备。中国石化集团西南石油局为原告提供了详细版本的货物清单。原告向许阳通过电子邮件提供的是简化版本的货物清单。由于只有部分货物按照计划运输,中国石化集团西南石油局产生了替代设备租赁费和装港货物损坏损失,并扣留运费未向原告支付。为此原告起诉中国石化集团西南石油局产生了(2009)津海法商初字第623号案件的诉讼,并自行达成和解协议,原告承担替代设备租赁费1 50,000元和装港货物损坏损失50,000元。原告向本院申请撤回对该案起诉,本院已于20 1 O年5月20日下达裁定予以准许。
       另查明,圣法斯特海运公司(Sunfast Marine Co.,Ltd)系在英属处女岛注册的企业,据称该公司在香港办公,具体地址不明;圣法斯特海运公司曾要求被告将涉案运输的运费支付其帐户,被告按照要求进行了支付。
       本案争议的主要问题是,被告是否应当承担航次租船合同的责任,原告提出的赔偿请求是否成立,原告诉讼请求是否超过诉讼时效?
      本院认为,涉案系航次租船合同纠纷,双方均系国内法人企业,适属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
一、被告是否应当承担航次租船合同的责任。
 如果被告确实系作为代理人,适常表述应当为“013 behalf of 0wners SUNFAST MARlNE CO.LTD.”,下面加盖被告公章,并由许阳签字确认。租船合同使用的是顶部有被告公司名称和公司联络信息作抬头的纸张,许阳作为被告的法定代表人使用的是圣法斯特海运公司邮箱,其本人又代表圣法斯特海运公司在合同上签字。这说明许阳本人与圣法斯特海运公司已经超出了两个公司之间正常业务往来的关系。
       圣法斯特海运公司给被告付款的指示中,落款签字人不明,但是加盖的印章和许阳在合同上使用的是一致的,均为 “for and on behalf 0f SI MAST MARINE CO.U1-D.";加之许阳使用的是圣法斯特海运公司的邮箱等等,均说明了被告和圣法斯特海运公司是混同的。虽然公司注册文件表明圣法斯特海运公司是独立存在的,并且被告从原告处收取的运费也转付到了圣法斯特海运公司账户,但是被告仍应当承担本次租船合同出租人的法律责任。
二、原告提出的赔偿请求是否成立。
       从航次租船台同内容可以看出,船舶舱容和载重吨与将要载运的货物体积和重量基本相当,必须紧密积载;但是从装货时的照片可以看出,涉案货物系井架、机器,工棚等设备,根本不可能紧密积载,否则由于叠压必然造成大量货损;
涉案船舶不适宜装运涉案货物,对此合同的签订双方均有责任。并且,原告向被告提供了经过删减的装货清单,与现场装货使用的未经过删减的装货清单发生冲突,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货物合理配载的困难。
       货物在装货过程中掉落舱内造成损失50,000元.被告作为承运人负有赔偿责任。原被告双方具有缔约过失,造成了原告包括海运费1 82,500元、陆运费1 60,000元在内的二运输损失,以及赔付货主的损失1 50,000元。原告对于货物状况较为了解而租用舱位并不宽裕的船舶,还提供了不同版本的装货清单。被告明知裸装设备不可能像谷物容易积载,而轻率接受定载。按照公平合理的原则,酌定由原被告各自承担50%责任。
三、原告诉讼请求是否超过诉讼时效。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四十一条规定,“法律对诉讼时效另有规定的,依照法律规定。”根据上述条款和特别法优于普通法的原则,当特别法对于诉讼时效有特别规定的,要按照特别法的规定处理;《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二百五十九条规定,“有关船舶租用合同的请求权,时效期间为二年,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第二百六十五条规定,“时效因请求人提起诉讼,提交仲裁或者被请求人同意履行义务而中断。”本案应当适用该法的有关诉讼时效的规定。
       本案中发生了甩货导致二次运输损失和货物损坏损失,原告均系在装货完毕之时就可以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提单记 载签发日期为2007年7月2 1日,原告职员曲明在7月22 日签字确认收到了正本提单三份。因此,2007年7月23日 就应当作为诉讼时效的起始日期,并截止到2009年7月22 日。原告认为二次运输装货完毕才知道具体损失数额,应当按照此时问计算诉讼时效的起点,显然与法律规定不符。
       原告提出在2009年8月1 4日寄交本院立案庭函件,证 明在该日已经提起本案诉讼。经查,原告提起的另案(2009) 津海法商初字第623号起诉本院系于2009年8月1 7日收集,9月4曰立案。可见原告寄交日期与本院另案牧案日期基本相符,而与本案收案日期相隔甚远,应认定该份邮寄单是邮寄另案使用,而非邮寄本案使用的。即使原告邮寄的是本案起诉状,在起诉当事也已经超过两年诉讼时效。
       本院于2009年8月27日收到本案起诉状,而原告没有提出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二百五十九条规定的诉讼时效中止或者中断的有效理由。由此,本院认定原告提起诉讼的时问已经超过了诉讼时效期间。
       综上所述,原告对于被告虽然拥有请求赔偿部分损失的权利,但提起诉讼已经超过了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期间,本院依法对原告提出的诉讼请求不予保护。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中国外运北京公司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 0,049元,由原告中国外运北京公司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一式五份,上诉于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并于递交上诉状之日起七日内,就对本判决不服部分向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交纳上诉费(户名: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机关财务科:帐户:中国农业银行天诚支行:帐号:1299—200501012001686)。逾期,则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石福新
                                                             代理审判员   杨 玲
                                                             代理审判员   张丽娜
 
 二0一0年九月十月
书记员   苏嘉亮